当前位置: 首页 » 铜仁新闻

用生命诠释忠诚担当——追记沿河自治县司法局副局长、沙子街道井坝村脱贫攻坚指挥长崔林权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7日

青山见证,乌江呜咽。

在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沙子街道井坝村村委会,墙上驻村帮扶干部服务群众的公示牌上还贴着他的照片,地质滑坡点值班表上还写有他的名字,电脑里还存着前几天他写的脱贫攻坚交叉检查汇报材料,抽屉里还放着好几本他的帮扶工作日志,宿舍里换下的脏衣服和沾满泥巴的皮鞋却再也等不回那个熟悉的身影。

8月10日,沿河自治县司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驻沙子街道井坝村脱贫攻坚指挥长崔林权在村脱贫攻坚指挥部宿舍因心源性猝死,抢救无效,倒在了脱贫攻坚第一线,生命定格在48岁。追悼会上,其生前亲朋好友前来吊唁,帮扶村100余名群众自发前来为他送行,大家胸戴白花,向这位用坚守阻击贫困,用生命诠释忠诚的帮扶干部表达着他们最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哀悼。

“工作就要不折不扣的完成”

1991年,崔林权从铜仁农校毕业被分配到祐溪区兽医站工作,凭着对司法行政工作的热爱和执着追求,他改行从事了司法行政工作,一干就是25年。今年是沿河脱贫攻坚摘帽退出最后冲刺的关键之年。年初,沿河发起“决战深度贫困百日攻坚”行动,崔林权被下派到井坝村任脱贫攻坚指挥长。

刚来时由于不熟悉村情,对该村脱贫攻坚工作了解少,崔林权深感压力非常大。为迅速转变工作角色,他白天找组长或村里有威望的人士了解组情,分析原因,夜晚与群众座谈,下组入户。坚持每天走访10户群众,对发现的问题带回来跟攻坚队员们共同商量解决办法。每天仅休息五六个小时,别人用一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崔林权用一个星期就完成了,他成为了干部眼里的“铁人”“工作狂”。即便是这样,崔林权对自己的工作仍然不满意,在他近期写的材料中列出了自己在工作中存在5个方面的不足,并要求自己在今后的工作中要高质量清零核心问题、高要求做好群众工作、高标准完善内业资料、高成效整治人居环境。

“如果不是因为他长期对工作的要求高,凡事都要尽可能的做到最好,可能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井坝村脱贫攻坚常务副指挥长田维仲惋惜地说。崔林权自3月份到井坝村任脱贫攻坚指挥长以来,大到脱贫攻坚交叉检查的材料,小到村委会的卫生,事无巨细,他都亲力亲为;值班表上不管有没有他名字,他都在值班;工作开展遇困难,他今天帮这个组,明天帮那个组。

崔林权去世的前一天是井坝村脱贫攻坚队和村民吃连心饭的日子,头天一早,崔林权就去县城处理村里一户贫困户的家事,中午又匆匆赶回村里,和村支书顶着35摄氏度的高温处理第二天需用的肉鸡,一做就是3个多小时,晚上又继续开'一日一研判'会,安排部署第二天的工作。"那晚崔林权凌晨12点多才回宿舍休息,我们还打了招呼,当时他就已经感觉疲惫了,连续说了好多句自己太累了、太累了。"与崔林权同住一个宿舍的廖显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感到无比心痛,两人共事22年,今年3月又一同来到井坝村开展扶贫工作,工作中是好搭档、生活中是好朋友。

"只要我能做的,就多做一点"

井坝村脱贫攻坚队队员陈川是位女同志,刚到井坝村时,陈川特别不适应,因为想要在短时间内跟贫困户建立良好的关系特别困难。"那段时间我太累了,还会在崔局长面前耍小情绪,他脾气很好,从来都不跟我计较。反而把自己帮扶的、条件相对较好贫困户换给了我,把最难做工作的留给了自己。"陈川说起崔林权在工作中对自己的照顾,就止不住地流泪,因为考虑到陈川和田小芳是女同志,崔林权就经常陪她们一起下组,自己没空时也会安排其他队员陪着两位女同志一起下组。

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让崔林权明白,只有自己以身作则,带头多干实事,群众的认可度才更高,队员们也会因此而更有干劲。3月初,村里生猪代养项目的养殖厂房建设工期紧,为了抢抓进度,找不到工人,崔林权有时间就去工地搬砖、接电线、拧螺丝、和水泥……经常弄得自己一身灰才回到村委会。"在驻村干部中崔林权十分优秀,脏活累活都是他抢先上,带头干。"谈起崔林权的工作作风,村主任杨胜武很佩服。为了帮助搬迁群众节省旧房拆除费用,他抡起大锤拆混凝土板、用电锯拆木房,争做最苦最累的活;为从根本上解决井坝村季节性缺水问题,实现了饮水安全目标,在焊接自来水管时需下水池堵塞水源,他跳入2米多深、冰凉透骨的水池中施工。

"崔指挥长,现在钱快没了,怎么办?"生猪代养项目厂房修建到一半,合作方张和玉找到崔林权说自己的80多万元资金快用完了,项目资金还未到账。崔林权让张和玉先按进度走,剩下的事情他来处理。崔林权急得赶紧往县里相关部门跑,2天时间就到账了45万元,项目得以顺利施工。目前,生猪代养项目厂房建设已顺利完工,养殖的900头猪预计今年年底出栏。

6月21日晚突下暴雨,崔林权想起86岁独居老人周尚平之前跟他反映过房屋有点漏雨,他急忙带着攻坚队员来到周尚平家,看见周尚平的房间里已经有了水塘,他让队员们把水扫出屋外,自己冒雨爬上屋顶找出漏雨的地方进行简单处理,后来又购买了树脂瓦给他换上,现在周尚平再也不用担心屋顶会漏雨了。

"他走了,但精神永远留在了我们村里"

崔林权还没到井坝村任指挥长前就是井坝村的帮扶干部。何家组贫困户何德辉是他的帮扶对象,60多岁的何德辉常年与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年迈且视力不好,何德辉精神状况也不太正常,家庭条件十分困难。每次来看何德辉,崔林权两百三百的总要给他送点钱去,然而何德辉并不感激,有时候还会恶语相向,崔林权也毫不在意。有一次来何德辉家里,看见他的床上铺的都是稻草,床也旧了,崔林权就跑到镇上买来新床和床上用品给他送去。何德辉的母亲去世后,他就外出务工去了,现在还经常会给崔林权打电话。

村里有位固执的老人邹玉青,今年71岁,十多年前大儿子就去世了,大儿媳改嫁,小儿子跟大儿媳家均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搬到了城里,而她却因不想离开生活多年的地方不肯进城与儿子儿媳生活,在村里成了独居老人。崔林权驻村以来,经常去看她,帮她打扫卫生,给她修理窗户,还给她做思想工作,让她搬去县城和大儿媳住在一起。邹玉青患有脑血栓,常年需要服药,前不久崔林权在走村入户时,见邹玉青因缺钱没有服药导致双腿浮肿,崔林权当即拿出1000元钱递给了邹玉青,并嘱咐她要去看病买药,好好照顾自己。"每次看到崔指挥长就像看到我死去的儿子一样,他比我儿子对我都好。"在得知崔林权去世的消息后,邹玉青泣不成声。

"8月6号晚上12点,崔指挥长还跟我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给我做思想工作,说我妈同意来城里生活了,让我们去接她并好好照顾她。"邹玉青大女婿杨秀文说,"崔指挥长真是的好干部,为我们一家的事操碎了心。"

这些年,崔林权看见家庭确实贫困的群众,二百三百、一千两千,只要自己拿得出,都会帮助。然而半生克勤克俭的崔林权,家庭并不宽裕,上有年迈父母,下有孩子要抚养,妻子没有工作,常年生病需服药。一年四季他大多数时间都身着单位工作装,难见添置新衣,家里边摆放的基本都是用了二三十年的家具。就连离世前也身着蓝色工作装,整理遗物时,钱夹里空空如已,只有一张身份证。

8月10日崔林权去世的消息很快就在村民中传开了,每天都有村民自发来到殡仪馆为崔指挥长守灵,追悼会那天上百名群众自发前来为他送行。"他平时就照顾我们老年人,打扫卫生啊,照顾生活啊,又帮我修房子,他走了,我们村里面的大山就倒了,想起他,我就会掉泪……"说到这,前来为他送行的70岁村民田碧英泪湿眼眶。

只要心中想着群众,群众就会永远记得。崔林权虽然在这场脱贫攻坚战取得胜利的黎明时分走了,但他为民服务的情怀、迎难而上的精神激励着广大干部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前行。(梁玉飞)